原创察网02-09 03:28

摘要: 建议中央有关部门和全国政协重新审查贾庆国的政治背景和政治立场,党和人民决不能容忍那些挂羊头、卖狗肉,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之人继续在社会主义国家的高等学府、名牌大学荼毒学子,更不能允许奸佞之辈、蝇苟之徒进入各界精英共商国是的人民圣殿!

摘 要

“贾庆国现象”本质上反映的是当前社会意识形态领域,在思想导向和用人问题上存在的混浊乱象。贾庆国“博导”,我当然不是你想象中那种爱惜羽毛的“绅士”学者和“缺钙”公知,我同样会提出韩丹枢同志之问,象贾庆国这种缺乏民族气节和中国知识分子风骨之人,何以会占据北大名校的三尺讲坛?甚至被委以重任混迹全国政协的神圣殿堂?!建议中央有关部门和全国政协重新审查贾庆国的政治背景和政治立场,党和人民决不能容忍那些挂羊头、卖狗肉,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之人继续在社会主义国家的高等学府、名牌大学荼毒学子,更不能允许奸佞之辈、蝇苟之徒进入各界精英共商国是的人民圣殿!

在我12日发表抨击贾庆国于韩国首尔就半岛危机选边站、亲美媚美的错谬胡言后,贾某人被深深戳痛,终于按捺不住,诬称我对其“攻击”并作了回应,甚好!有论战方见是非公论。

首先,这位所谓“博导”、“院长”一提笔就把我的两个“头衔”全部写错,一是我从未当过“巡视员”,二是我也从未在所谓“浙江省国际关系学会”任过职,恕我孤陋寡闻,我还是第一次从您口中听闻浙江有这么一个“学会”?!查人家户口或人肉搜索,总要准确无误才是。一件小事也可反映出我批评您治学不严谨可不是空穴来风,这次您自己又给我提供了一次佐证。著名的北大学府,如都象您这样的“博导”、“院长”,做事粗枝大叶,马马虎虎,怎么培养得出品学兼优、学术严谨的好学生?抹黑了名校声誉且不说,岂不要误人子弟,耽搁了寒窗苦读的莘莘学子?!言归正传,以下就您的部分错谬观点辩析如下:

1.关于半岛危机的责任问题。

我的基本观点是:半岛危机恶化到今天的程度,朝美双方都有责任,但美国的责任更大,您绝难为其推卸和开脱。

其一,从历史看。1950.6.25.半岛南北双方爆发战争,此时战争性质为朝鲜内战,仅仅两天,即6.27.美国宣布参战,由此战争巳改变成为国际性质,同时美国悍然派遣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台湾,导致我国至今不能实现国家统一,成为两岸同胞和海内外炎黄子孙共同之痛。故美国对中国人民是欠下了一笔深重的人情道义债。朝鲜停战以后,1958.志愿军全部撤离回国,而美军在半岛赖到今天巳长达65年之久,且不断与日韩強化军事同盟,建立军事基地,对抗和敌视周边中俄朝等国,且在东北亚屡屡挑事惹事,制造紧张局势,因此半岛危机的祸起之源是美国的军事存在。

其二,纵观全球,美国是唯一在日本本岛扔下过原子弹的国家,导致日本人民数十万人死亡;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又将战术核武器运进半岛,且在朝鲜战场屡吃败仗之际,多次扬言对中国使用核武器,进行核讹诈;在几十年后的1991年虽称撤离了核武器,前不久却又多次扬言要再将战术核武器运进半岛。

在此请你记住,中国坚持半岛无核化包括双重含义,既坚决反对朝鲜核试验,也坚决反对美国将其核武器部署半岛;而就在最近9.10.日本NHK播放了一部“冲绳与核武器”纪录片,报道1959.6.19.美国曾在冲绳误射核弹入海,核弹威力相当于投放广岛的原子弹,幸未爆炸,后悄悄把核弹找回去,东北亚人民与一场核灾难擦肩而过;报道还称,1962年美苏古巴导弹危机时,美国曾误发下达核攻击指令,由于操作核武的美国大兵未执行指令,使人类避免了一场世界核大战,这些案例听起来都令人毛骨悚然;媒体又称,美国政府根本无视日本的无核“三原则”,上世纪六十年代偷偷把核武器运进冲绳,剑指中苏等国,最多时核弹达到1300枚,其中“马斯B”的核爆炸威力是广岛原子弹的70倍。

美国退役老兵奥哈本森说,核弹的“目标就是中国”、美国认为“中国才是真正的威胁”;另一退役老兵保罗.卡彭特称,当时他们还负责把“钚”核料从冲绳运送到韩国美军基地。而一旦核按钮起动,中国人民和东北亚人民豈不都成为核爆炸下的牺牲品和死难者?!你现在还是一个中国人,你也有子孙后代,即使你为美国站台辩护,恐怕到时候美国人也未必能拯救你于核灾难。综上所述,半岛核危机的始作俑者是美国,其前科真可谓劣迹斑斑。

而您口口声声说“朝鲜太不负责了”,“每次你抱他他都踹你”,“除非你甘愿被踢,甘愿他最后咬你一口”,美国“对朝鲜的政权,没有一点儿信心,没有一点儿信任”,看来你对朝鲜深恶痛绝,对美帝国倒极为信任,对它的心态也十分了然,可见你在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书似乎没有白读,被人“洗脑”尚不自觉。看了我上面历数美国的种种劣迹史实,不知您能否站到中国人民和东北亚人民的正义立场上,对美国破坏半岛和平与东北亚地区的安全稳定予以强烈谴责?!你没有“谴责”美国作乱的勇气、而只是在别人指出你的亲美媚美倾向后,才羞答答很不情愿地在回应我的文章中,对美国用上份量轻轻的“批评”一词。

其三,你称中国在解决朝核问题上“能够发挥作用的空间最大,比如是不是中国要决定完全切断对朝鲜的石油供应”?“空间最大”无疑是美国所称“责任最大”的变种说法,按你的逻辑是否可推导出中国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致使朝核危机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的恶化局面?难道只有对朝“完全断油”,掐断朝鲜经济和民生的生命线,才算是中国对朝鲜制裁发挥了最大的空间作用?!我认为你的说法观点完全错误,和美日在联合国提出的对朝制裁、包括“完全断油”纯属一鼻孔出气。正是由于中俄在联合国的坚决反对,才使你和美日要对朝“完全断油”的图谋彻底破产,你大概又要哀叹中国没有发挥最大的空间作用了!

下面我再来谈谈我对所谓“空间作用”也好,“责任”也好的看法。

第一,在解决朝核问题上,中国的责任与朝美的责任性质是完全不同的。中国主张无核化,反对生战生乱,劝和促谈体现的是社会主义大国的道义担当,是为了维护半岛、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并为此作出了巨大努力,付出了巨大的利益代价;而美国与朝鲜是朝核危机的当事双方,解决问题的钥匙在他们手中,且朝美各持“半把钥匙”,只有相向而行“双暂停”,无条件谈判,“停和机制转换”,才可能破解危局。

第二,论朝美责任,美国更大。前述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到今天,美国在半岛、东北亚挥舞动用核武器,用核打击威胁讹诈他国屡见不鲜,是地区动荡危机的始作俑者和祸乱之源。鉴于美国严重敌视并不断施压要推翻颠覆朝鲜政权,故朝鲜选择“核自保”是它认为最有效的安全对策。我们和国际社会对朝鲜核导试验予以坚决反对、谴责和九轮制裁,但负有主要责任,或按你说法能发挥最大空间作用的美国,却根本无视朝鲜的“合理安全关切”,有求于中国合作却又不响应中国的“双暂停”等建设性倡议,反而一次次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发出战争叫嚣,不断刺激和恶化朝核危机,美国的主要责任难逃,更别想把责任推到中国身上。

贾庆国你号称“愽导”,不妨多多开导美国人,若美军退出朝鲜半岛,半岛局势会立刻缓和改观,如再能退出东北亚地区回老家去,则地区与世界和平更有保障,你信不信?是否赞成?不妨请表个态!

第三,中国对半岛危机的对策也要作与时俱进的调整,中国为九次单方面制裁已作出很大牺牲,而九次单方面制裁不但不见成效,反而导致局势不断恶化,事实证明单方面制裁这种联合国决议和联手行动已经破产。中国决不应再参与这种所谓的“制裁”,再不能不断牺牲国家利益而对解困毫无成效。今后美韩若继续在半岛及周边联合军演或进行军事挑衅刺激等行动,中俄应坚决反对并在联合国呼吁及提出议案强烈谴责,必要时与有关国家共同提案,要求对美韩进行制裁。

在世界舞台上,决不能搞“双重标准”,中国一定要体现出社会主义的大国担当和公道正义,敢于不畏強权,为弱国小国穷国等发展中国家仗义执言,这不但是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信仰使然,也是得道多助,赢得人心和尊敬信任的基本前提;同时,中国一贯秉持开放包容的姿态,欢迎美国朝鲜共同参与“金砖+”合作和“一带一路”建设,互利共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关于决不允许半岛“生战生乱”的问题。

这是中国政府的“底线”和“红线”,但是在贾庆国的谈话和回应文章中,均看不到其坚持底线的立场和阐述。“半岛生战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不允许”之坚定国策,在贾庆国那里却变成了公然与中央决策唱反调,居然在国外公开场合胡言乱语什么发生“战乱”的紧张危机怎样收拾“残局”?中美各方如何协调军事行动?中美谁来控制朝鲜核武器?是否用选举统一朝鲜等痴心梦呓。

如果说我抨击贾庆国一派胡言尚属针对贾某人不知自己身份,其不明事理或认知水平低劣,而今天看到网友爆料,就半岛危机贾庆国与美国人“出谋划策”的信息则更令人生疑。美国亚洲协会政研所高级研究员拉塞尔近期与贾庆国畅谈后称,“就在一个星期前我们还花了很多时间在一起交谈”,贾的建议“好的难以置信”,“我希望有13亿个贾庆国”。

还有网友起底曝光,“根据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美国驻京大使馆外交电报,贾庆国豁然列在美国的保护与严格保护线人名单上。所谓严格保护的线人,就是其身份被公开后,可能对其造成危险的线人,因此其身份需要严格保密”。另据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美国“敏感”级别的外交电报称,“北大国关学院副院长(注:贾时任职务)贾庆国及其研究生接受了美军海伦上将的说法:美军在亚太地区的目标是创造稳定环境,保持亚太人民的繁荣和生产生活”,同时贾庆国在美国演讲时公开称:“日方已经对钓鱼岛实行国有化”,并且“很难改变”,“根据贾庆国的英文简历,贾庆国有在美国著名情报智库的工作背景”。

看到上述信息,我马上联想到贾庆国在回应文章中称我,“不断从最恶毒的角度揣测别人用心,如亲美啊,卖国啊”,请问我抨击你胡言乱语的评论中,何处说你“卖国”?至于你是否“亲美”?有目共睹,己心自知!说到“亲美”我以为也并非罪过,思想倾向不同,可以包容理解,但若“卖国”,性质立变!我在批驳你的檄文中确没想到过你自称的“卖国”,但看了网民们对你的曝光,倒使人联想而心生疑窦,你是否有心虚和“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当然我希望网上起底爆料为不确,但你必须“自证清白”,向组织如实讲清楚!同时也望有关部门彻底查清,在涉及国家安全核心利益,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毎个中国人必须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为了中国和平崛起,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幸福绵长,我们决不能容忍在共产党内、在中国的大地上,有“第五纵队”、“带路党”的生存空间;

3.关于“萨德”。

2016.我在北京参加“世界和平论坛”,大会提问时,我向韩国前外长尹永宽问话:

一是朴瑾惠政府以朝鲜核导威胁为由,要将美国“萨德”导弹运入半岛,其雷达覆盖远达2000公里以上,而半岛南北双方各自战略纵深不过五六百公里,对付朝鲜根本无此必要,相反对中俄形成严重安全威胁;二是部署“萨德”必将破坏地区战略平衡,引发中俄联手反制,严重伤害乃至恶化中韩关系;三是韩国名义是为了安全,但与中俄交恶,一旦发生战事,首先遭到重点打击,岂非更不安全?

尹只是回避要害,不着边际,“王顾左右而言他”地说了一通;而如今中俄两国针对美韩部署“萨德”导弹強烈谴责,多次发声要求美韩停止和撤除“萨德”导弹,而贾庆国又是什么态度?他在釆访和文章中不但基本回避,甚至在涉及“萨德”问题时,也与中国政府的立场观点背道而驰,不但不在国际场合表达一个中国学者的义愤,反而在接受采访时说什么“朝鲜核问题解决以后,萨德是不是需要移出半岛?危机解决以后的问题也是需要讨论清楚的,有助于有关各方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合作”,又是一派胡言,荒唐可笑!

停止撤除萨德导弹是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底线,无论朝核问题解决与否,“萨德”的矛头主要就是针对中国,老百姓都懂的道理,你堂堂北大“博导”还不懂?!现在美国的六部“萨德”导弹车辆不顾韩国人民強烈反对,已运抵庆尚北道星州郡強行部署并运行,而朝核危机的解决还毫无成效,按贾庆国的逻辑推理,是不是朝核危机没有解决,但“萨德”既然巳经部署了,只能承认现实,迫使中国就范?说什么与“有关各方”“讨论清楚”“进行合作”,美国部署“萨德”导弹本身就是剑指中俄,莫非要中国“与虎谋皮”?你是故意装天真幼稚?还是花言巧语混淆视听?!

我的观点和建言是:中俄必须在联合国联手发声,诉诸国际舆论,强烈谴责美国在半岛部署“萨德”导弹,严重破坏东北亚地区的战略平衡与和平稳定,加剧半岛局势危机。强烈要求美国立即撤除“萨德”导弹,并坚决反制美韩对中俄的严重挑衅和对抗行径。“萨德”一日不除,美国休想在解决半岛危机上要求中国再次予以配合协助,因为这涉及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国家安全利益底线,中国作为“五常国”之大国,该说“不”时就要说“不”,该出手时就出手!

4.关于人民公安。

贾庆国在回应文中一开头,就将其调查所得我曾从事公安工作的身份亮明,然后称我的评论“可谓气势逼人,杀气腾腾”,“体现了某类人偏执傲慢、唯我独尊、动辄封杀不同意见的做法”,对不同看法“就要大打出手,就要封口”,最后又贴标签“朱先生公安出身,也许象个别公安那样习惯于把别人看做嫌疑犯,而且认定嫌疑犯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但学者不是嫌疑犯”;“想必朱先生除了用文革方式整人之外就没有学会别的本事”,上述种种负面污浊之辞,既是无中生有,姿意诬人,也是主观臆断,毫无根据。然而也让世人见识了一个所谓名校“博导”的素质涵养,作为全国政协的两届“常委”,人格水准如此低劣不堪,令人汗颜。

有人看了他的回应文说,贾某人似乎对公安有很深偏见,其负面成见似已投射到人民公安这支队伍上。你对我个人的种种污讦之辞根本不值一驳,无须浪费时间回应。卑人幼承庭训,终生铭记“精忠报国”,正邪自古同冰炭之古训,从警更让我锤炼嫉恶如仇,一身正气之秉性,对奸佞丑类与损害国家人民利益之人和亊,敢于亮剑,决不姑息容忍!

贾庆国我年长你多岁,不是倚老卖老教训你,请你仔细听着,中国82宪法总纲第一章第一条开宗明义:“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故人民公安就是人民民主专政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职责使命就是捍卫社会主义,捍卫以工农为主体的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

国体的性质决定了中国绝不是美国,代表资本统治利益的美国与代表劳动利益的中国,其国家阶级本质完全不同。我们希望中美两国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但其不同的道路选择、不同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决定了两国具有根本性的结构矛盾。

你若作为一个从事国关的中国学者,连这起码的政治常识都搞不明白,称什么中国学者?更遑论当什么国关“院长”?!你身居庙堂,光环多多,无论是共产党人,抑或民主党派,在国际场合,更须不畏强权,站正立场,为国发声,无愧人民,千万不要让人指着后背脊梁骨骂娘!人说你对公安有偏见成见,故再告知几句,人民公安自新中国建政以来,一直秉持打击敌人,惩治犯罪,保护人民之职责。

毛主席对公安寄于厚望,周总理称“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习总书记要求全警“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人民公安过去是、今天是、将来依然是党和国家的忠诚卫士,人民群众的坚強保护神,也是一切敌对势力和犯罪分子的天敌克星。公安队伍中确有害群之马,如同中共党内有经济贪腐分子和政治变节分子,学界和民主党派内部有民族败类一样,不足为奇,但人民公安的本质和主流不容否定。

我本一介布衣,从警三十多年,有幸在警界为国家人民效力,甚感光荣。退休后本想含饴弄孙,但看到社会上右派公知肆意抹黑我们的党和国家,歪曲历史,诋毁毛泽东和革命先烈,崇洋媚外,贬损矮化中国人民,故奋然而起,重新披挂,重上思想战场,再当文坛战士。就在这两天,我看到外交外事战线老同志韩丹枢痛斥你在全国政协会议上的“胡言乱语”,想不到韩丹枢同志对你的评论居然和我完全一样,这说明了什么?请你自省!

下面我简要摘录,以飨读者:

【“十八大后的第一次全国政协会上,竞冒出一个贾庆国来,狂称毛时代外交口头上硬,实际上软,一个严肃的外交问题,以软硬二字,把改革开放前中共执政的国家外交路线、外交政策、外交成就,以及周恩来、陈毅等老一辈外交家、革命家的重大贡献全盘否定。
一个小小的贾庆国,硬着头皮和习总书记关于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的正确论断对着干,真是不自量力,苍蝇撞壁!本人作为一名退休的外交外事工作者,并代表因年迈体弱、不能上网、但委托我的老一代外交外事干部,对贾庆国的胡言乱语,表示极大气愤,并借用外交用语:表示抗议!严正要求贾庆国认错道歉!”】

正义激愤之情,跃然纸上!

老人接着说:

【“我暂把贾庆国称为贾委员,但不知你是怎么被选上的?对你更合适的称呼应是假委员,假委员身为北大国关学院付院长,国际关系上的弱智达到幼稚可笑之极。假委员说什么现在中国和外部关系主要不是对立或敌对,至少也是一种非敌非友关系,你就是这样教学生的吗?让学生学一个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敌也是友,友也是敌的关系学吗?你不感到误人子弟,可笑可悲吗?”】

老人最后说:

【“贾庆国用一个所谓的软字,定性毛时代的外交,否定毛泽东,否定改革开放前外交,打击否定我们老一代外交外事干部,真是可恶之极,怎不让人气愤!请问贾庆国,你到底想干什么?”】

韩丹枢同志的义愤填膺足令世人警醒。

走笔到此,我的“再评”也快要结束了,“贾庆国现象”本质上反映的是当前社会意识形态领域,在思想导向和用人问题上存在的混浊乱象。贾庆国“博导”,我当然不是你想象中那种爱惜羽毛的“绅士”学者和“缺钙”公知,我同样会提出韩丹枢同志之问,象贾庆国这种缺乏民族气节和中国知识分子风骨之人,何以会占据北大名校的三尺讲坛?甚至被委以重任混迹全国政协的神圣殿堂?!建议中央有关部门和全国政协重新审查贾庆国的政治背景和政治立场,党和人民决不能容忍那些挂羊头、卖狗肉,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之人继续在社会主义国家的高等学府、名牌大学荼毒学子,更不能允许奸佞之辈、蝇苟之徒进入各界精英共商国是的人民圣殿!这也是“贾庆国现象”带给我的一点思考。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浙江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浙江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浙江省当代国际问题研究会副会长。完稿于 2017年9月18日杭州寓舍)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尽在察网:www.cwz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