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广东美术馆02-02 17:05

摘要: 在广州影像三年展开展之际,广东美术馆特别策划“复相·叠影——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访谈栏目,通过对展览总策划、策展人及学术委员进行采访,让观众对影像三年展的筹备过程、主题内涵、学术意义等方面有更深入的了解。

△  复相·叠影——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主视觉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 | 访谈


“复相·叠影——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策展人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


1959年出生于西班牙马德里,1982年开始策划摄影展览,1985年至1996年担任马德里美术中心Círculo de Bellas Artes摄影部的主任,组织策划了5届FOCO摄影节,并创办了Minerva摄影画廊,致力于推广年轻摄影师。


1998年,创办西班牙摄影节Photo Espana,1998年至2000年担任西班牙摄影节艺术总监。2007至2009年担任法国Photo quai摄影双年展(由法国布朗尼美术馆组织的)策划人;2010首尔摄影节西班牙群展策展人;2012新加坡国际摄影节的特约策划人;2014年韩国大邱国际摄影双年展策划人。策划并出版了MAPFRE基金会主办的《1839-2010摄影中的西班牙》。2015年与王庆松、Francois Hebel共同担任第一届中国重庆、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策展人。2014年至2016年居住在秘鲁,担任利马影像中心的拉美摄影和视觉文化硕士研究的主任。


2006年荣获西班牙摄影职业记录的Prize Bartolomé Ros 奖。




◤Q1


广东美术馆:您从1982年开始策展工作,至今已经超过35年了。从您丰富的策展经历来看,您认为摄影在过去35年有什么变化?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这些年摄影发生很大的改变。当我最初接触摄影的时候,我跟随的是由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摄影策展人约翰·沙科夫斯基(John Szarkowski )所定义的摄影规则,他认为摄影与一个人所能及和不能及之事有关。

 

随着摄影的发展,我们与图像、艺术和社会的关系逐渐发生了改变。摄影不再只是记录现实,而被赋予更多的意义,人们希望用图像去说明某些问题。拍出漂亮的照片已经没有用了,一件好的摄影作品必须要包含出色的、新颖的观点。

 

而摄影在艺术界的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如果我们回看艺术史,会发现摄影很多年来的地位都不是非常重要。因为传统认为,摄影是要依靠机器的,所以很多人认为摄影师只是一些会使用化学原料、镜头和机器的工匠,仅此而已。但是当观念艺术开始接纳图像为一种表达方式时,摄影逐渐成为了艺术的一部分,大众也开始认同摄影是艺术表达的一种方式。

 

还有,现在许多年轻艺术家会谈论他们的作品,却不愿意被标签。他们会用各式各样的途径去表达他们所想,但不再希望被限定在某个固有的身份框架内。这些年轻一代不再认为他们单纯是一个画家、雕塑家、摄影家或者影像艺术家,他们认为自己就是创作者、艺术家。对于他们来说,世间万事万物都是他们用作表达的圣经;界限、规则在他们面前已经渐渐消失了。以上是我认为摄影这些年的主要改变。

△ 策展人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


◤Q2


广东美术馆:这是“广州影像三年展”更名后的首次展览,从原来的“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变成了“广州影像三年展”。这样的变化背后包含了怎样的思考?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这种思考背后其实是与人类如何理解这个世界有关。我们的大脑习惯通过图像去理解一件事情,所以当我们将世界图像化时,许多事情都变得更易明白。比如在英语中,当我们问一个人是否明白某件事情的时候,我们会问"你能想象得出来吗?(Did you get the picture?)”。图像有时候是一种超越文字的表达方式。

 

我们将现在的社会叫做“影像社会”,是因为大家能随时随地地拍照,我们被不同的影像所包围着。虽然如此,我们与图像的关系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我们现在用手机拍非常多的照片,但却不再冲印,而只在线上相互传输,这是完全不同于以前的概念。

 

摄影作为艺术世界中一种重要的表达方式,和绘画、雕塑等其他艺术创作一样,是无法用语言去形容的。我常常举这么一个例子,当你爱上一个人时,你想和朋友解释那种感觉,你极力的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去表达自己的感受,但就是找不到那个词。因为“爱”这个感觉是复杂的,是很多感受同时交织在一起才得以产生的。这就像艺术一样,你有一种强烈的感受,却找不到一个精准的词语去形容。

 

所以对我来说,艺术的表达虽需要伴随文字,但是艺术中美的核心是无法用语言描绘的。我们通过创作去传达这种无法用语言精确表达的感受,这种感受不属于任何一种词汇,而是独一无二的。

△Penelope Umbrico 佩内洛普?昂布里科 / 山脉?摄影大师系列作品之一 / 摄影 / 2014年


◤Q3


广东美术馆:您曾说过,在摄影这个领域里,过去我们大多数用英语这种语言作为摄影语言,但这个语言不是我们自己的,在未来我们应该用到自己的语言进行摄影。这个观点是如何在本次展览中体现的呢?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首先,我一直在说我们是用“英语”来拍照,因为摄影技术最早是由法国人和英国人发明,英语又属于安格鲁撒克逊语系。一个人的摄影方式、摄影语言其实是受到了其所在地方文化的影响,而过去我们关注的大多是西方的摄影,所以我们的摄影语言也受到了影响。因此,当我现在看到来自非美国或者欧洲的艺术家时,我会很想去了解他们的文化及语言是如何影响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的。

 

另外,神经学家的研究告诉我们,我们的左右脑不是分开工作的,而是同时运转、相互作用的。这一点非常关键,这表示我们做决定时并不只有理性的思考,还受到了情感的影响。我来过亚洲许多地方,这里的人们普遍认为,万事万物都是有关联的,他们是在理智与情感的二元中寻找平衡。

 

因此,在讨论此次广州影像三年展主题时,我提议主题中要包含“复”“叠”这层含义,是因为我认为世界上存在着同步性思考。人们会思考相同的问题,在讨论中进而达成共识。当然,这次广州影像三年展并不是要达成某种共识,而是希望去探讨这种共识的可能性,以及艺术家是如何用他们的作品去表达他们的文化背景和个人经历等等。

△Daisuke Yokata 横田大輔 / 无题 (选自Site-Cloud) / 摄影 / 2012年


◤Q4


广东美术馆:您为本次“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带来了许多拉丁美洲的摄影作品,在作品的选择上是出于怎么样的考虑?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我研究拉丁美洲摄影已经很多年了,我厌倦了欧洲的摄影,那里对我来说已经不新鲜了。所以如果我要去了解新的事物、听不一样的对话,我必须要别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从80年代末开始关注拉丁美洲摄影,并且从那之后开始与许多拉美艺术家合作,因为我认为有必要将这些作品带给大家看。

 

在艺术世界里,拥有发现事物的眼界是很重要的,这就需要我们去聆听不同的对话和声音。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双、三年展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去冒险。因为三年展更多的是关注当下和未来,而不是过去,所以说我们是有冒险精神的。像这次广州影像三年展,我和鲍栋所选择的很多艺术家都是第一次向大众展示他们的作品。对我来说,能够通过三年展这样的平台向公众展现新的面孔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我选择作品的关键点在于作品给我带来的共鸣感。我需要感受到这件作品是在告诉我一些什么,并且所表达的内容足够深刻,让我能反省自己、并促使我去改变对某些事情的看法。

 

另外,我也会关注作品之间是如何建立对话,这也是本次广州影像三年展所强调的一点。在作品展示位置的选择上,我们有意将某些作品放在一起,希望这些作品在一个共同的空间内建立对话。我很期待观众能在看展时候发现这其中的联系,找到这种对话感。这种对话感就像回声一样彼此呼应,我们希望观众能一边看作品一边有种“啊,我刚才好像看过这件作品”的感觉,这种空间布置也呼应了广州影像三年展的主题“复相·叠影”。

△Carlos Irijalba 卡洛斯·伊利亚尔巴 / 惯性 / 影像 / 2011年



◤Q5


广东美术馆:您认为当下拉丁美洲摄影在国际摄影上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我认为拉丁美洲的摄影越来越受到重视。在过去许多年,拉丁美洲只有墨西哥和巴西在当代艺术领域有一席之位。但现在时代不同了,世界不再以一个地方为中心,所以以前由巴黎、伦敦或者纽约这些地方说了算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去了解拉丁美洲艺术家想表达什么,因为他们的经历没有怎么被听过、重视过,但都非常珍贵。他们在不同种族和文化的碰撞交融中生活着,他们所处的地方既拥有独特、丰富的文化,同时也存在着许多问题。生活在那里的很多人都是来自不同地方的移民,他们离开了自己的家人、国家、习惯还有其他非常多的东西,到了另外一种不同的文化之中,他们必须要思考如何处理这种文化差异。

 

另外,现在人们更懂得自我表现的重要性,这也是为什么拉丁美洲的艺术能被更多人看见。那里有着非常出色的策展人,他们能挖掘和判断他们自己地方的艺术,而不是交由外人来评定。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你想获得尊严,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自我表现。比如,中国的艺术应该由你们自己来说,而不是由某一个英国人来判断你们哪个艺术家是好的,哪个是不好的。




◤Q6


广东美术馆:您一直非常关注青年摄影师的发展,您成立的Minerva Photography Gallery就尤其关注年轻摄影家的发展。您对年轻摄影家的发展有什么建议吗?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当一个艺术家诚实并忠于自己的内心,那么他与世界沟通的过程就会变得有趣。但如果他只是在跟随某一种风潮,或者竭尽全力只为了融入主流之中,那么其只不过是这个世界的“多一个”而已。

 

若一个艺术家是真诚的,那样他的创作便不是在重复,而是在真实地表达自我。这是一个看似简单,实际上却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在过程中,艺术家要有足够勇气不去跟随那些所谓的“成功”之道,而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我们都知道逆水而行的困难,因为这会很容易让人陷入非常脆弱的处境。但我认为,这都是值得的。

△Felipe Esparza 菲利佩·埃斯帕萨 / 死亡之绳 / 影像 / 2015年



◤Q7


广东美术馆:您认为本次“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是如何区别于其他摄影节或摄影展的?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首先,我们尝试变得更加开放,更关注摄影本身和当今社会。我希望这次广州影像三年展的作品能表达当下社会的氛围,而这种表达是与影像或影像实验有关的。

 

另外,这次广州影像三年展给了我机会去回顾那些我认为还不完整的摄影史。因为当我们去看德国人或者法国人所撰写的摄影史时,会发现里面介绍的艺术家大多来自德国、法国或美国,有时候可能会介绍几个日本艺术家,但如果你想在摄影史里面找到一位中国人,是找不到的。所以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去了解中国的摄影史。

 

同时我们也期待能通过广州影像三年展,与观众及社会建立联系。在展览结束后,策展人或美术馆或许能考虑将这个展览带去别的国家展出。因为我曾带着中国、韩国等地的艺术家作品到不同地方展出,我发现当地的观众都很开心能有这样一个窗口去了解其他国家的文化。对我来说,文化是值得分享的。




◤Q8


广东美术馆:这是您第一次和广东美术馆合作,能说说您的感受吗?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能收到广东美术馆的邀请对我来说这真是一个惊喜。在参与此次展览之前,我对广州这座城市不是非常了解,但后来有人告诉我,广东美术馆是广州最重要的美术馆,这是吸引我来策展的主要原因。另外,我也曾经与展览另一位策展人曾翰共同担任第三届新加坡国际摄影节的策展人,我们都觉得再次合作将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在筹备展览期间,广州影像三年展团队的专业性也让我印象深刻,这样的专业程度在公立美术馆是不多见的。我们在短时间内就组建了一个团队、团队氛围也很积极,这种氛围促使我努力地去平衡并达成各方的期望,包括艺术家、策展人和美术馆。这是一件很不容易,但也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特别的经历。

△ “复相·叠影——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工作团队




策划/ 梁洁

采访 / 吴俊贤

编辑 / 刘丹妮 吴俊贤


展览信息


展览时间:2017年12月15日至2018年3月8日

展览地点:广东美术馆


总  策  划:王绍强(广东美术馆馆长)

策  展  人:

Alejandro Castellote (西班牙独立策展人)

鲍 栋(独立策展人)

曾 翰(独立策展人、摄影师)

学术委员会:

主任:王绍强

委 员:顾 铮  皮 力  陈卫星  杨小彦  冯 原  秦 伟

观察评论团:鲁明军  孙冬冬  孙晓枫  陈 伟

策 划 助  理:林 薇  黄海蓉  吕子华


欢迎关注广东美术馆多媒体平台:
官网:http://www.gdmoa.org/
微博:http://weibo.com/gdmoa
微信:igdmoa(广东美术馆)
小站:http://site.douban.com/gdmoa/
instagram:guangdongmuseumofart